我与我的感官一起做梦。

Vday四天后的诗

Azeros的海螺壳:


什么是羽毛
空心的植物
或可以长成翅膀

什么是呼吸
变成过往的每一秒
止不住地呢喃

什么是海
一个谎言
让我们相忘

什么是灯
用手捂住眼睛
记忆里还有光

什么是孤独
心里囚禁着爱人
灵魂在躯壳外 彷徨



2014-06-06 热度(217)

初心

Azeros的海螺壳:

摄影的初心究竟是什么。发现这个活动的时候,不由自主向自己提出这个问题。
记得很早以前查找过摄影一词的来源:
摄影一词是源于希腊语 φω phos(光线)和 γραφι graphis(绘画、绘图)或γραφη graphê,两字一起的意思是“以光线绘图”。

那时候,自己正努力让自己的作品能够归于摄影这个范畴。
首先要运用光,其次要让自己的作品呈现美感或是有故事性。
这些年来一直忠于这两点而不断的按下快门。不知疲倦地把我所看见的加上一个框框。
我确实是在做着重复的事情,然而也不在重复。

时光的不可逆性在逻辑上带给我们一个非常积极的理由:每一刻都是起点。但如果是悲观的

2014-04-09 热度(21) 评论(2)

那座毁掉天空的城市
和看不见蓝天的犬类
对于注定到来的明天
依然无动于衷

那个张口撒谎的人
和其他沉默的人们
也许脑袋里藏着
同一个真实的故事

2014-01-30 热度(9)

遥远的树

总会这样认为,持续的忧伤,就像一棵昏暗天空下的遥远的树。

遥远的树,昏暗的光线,忧伤的情绪,成为一组并不贴切的排比。

那一棵孤独的树,矗立在视野的尽头,地平线上,便起了波澜。浪峰有着盛开的图案,那是树盛开的生命。如此唐突的印象并不是想象,那突兀的轮廓是思绪中,永远无法抹平的伤痕。

一个晦涩而霸道的孩子,在他自己的世界里载歌载舞,并不去理会旁人,或其他事物的介入,来时悲伤,别时快乐。

就像那一棵醒目却遥远的植物,人们自以为是地膜拜向往,却只能让他更加孤独地,朝着背离人间的方向,疯长。

那是一颗亲手埋下的种子,希望中永远是幸福的果实。可是忘却了,我的成长并不能代替他的生长。我流浪在世...

2014-01-12 热度(7)

蓄发


人们总是欲求不满
之于所进行中的生活
总是幻想着 抱怨着想要换一种方式
尽可能的换一种方式
来叙述
那些求之不得
如果碰巧读过一段哲人的笔记
那么 他们坚决会以不赞同来表达
一种叛逆
挖空心思找出一切反例
也碰巧这个社会的存在太多反例
所以 叛逆成为了一种流行的方式
来叙述所谓的特立独行
细微的差别 便从平庸到崇高
生活在不断地塑造哲人
然而 又不断地通过现实
将他们扼杀

我们活在他人的世界
通过他人反馈的信息
重新构建自己的世界
在丰富的交流中 过滤出孤独
像金子那般捧在手里
奉为所谓的 尊严
有的时候 这份孤独
却会让自己都觉得狰狞可怕
事实上 我们却没有任何创新
只是用一种自闭的方式 饱有神秘感 新鲜感 和独特性

2014-01-01 热度(58) 评论(2)

枯木的一年又一年

人行道上的那些行道树,很早之前就只剩下了它们那光秃秃的骨架。可是到了最近,我才开始注意他们。

那些骨架是很坚硬的,在一个冬天的凛冽寒风中,他们都没有怎么动摇过,记得在夏天和秋天的时候,他们倒是经常动摇的,那也许是青春时的躁动。

那时候,他们太年轻,也拥有太多的牵挂和难以割舍的东西,自负而招摇,唯恐被埋没。

说起来,人们也是这样的吧。

那些骨架都向上竖立着,无论是主杆还是侧枝,一副争先恐后的样子,记得秋夏的时候也不曾看到,因为浮华的外表,掩盖了内在,如今它们却无处可躲,免不了招来嘲笑。

看起来他们有一些歌特式的艺术感。所有冷暗色系的,突兀的,尖锐的,都可以列入那个范畴之...

2013-11-20 热度(83) 评论(2)

蚜虫

阳光在

透明的叶片上

流成了河

淡黄色的青春

顺流而下

闪烁着掩盖了 

忧伤 孤独 

和其他不愿提起的细节


只有那些

成群结队的小伙伴

停不下地

啃食着

每一朵坠落的光斑

渐渐地

那些关于青春的光茫

就填充了

它们肥硕的身体


2013-08-12 热度(19)

又一年的死去

一年的逝去

是多么的隆重

北风是无情的屠夫

哼着刺耳的不知名的调调

吐沫星子 漫天飞舞

呼哧呼哧

一刀,一刀

在人生的旷野行凶

肆无忌惮地

砍去了记忆中繁琐的一切

只留下那副狰狞的骨架

那是我们成长中

无法割舍的痛


一连十几天

只记住了

光线暧昧的画面

那白云漫盖的远天

阳光坠入了一片海

世界朦胧了

沉默的我们

沉默着以悼念

就像是

饥饿的鸟雀

那溢满伤感的心房

已布满

它们啄食的裂痕


城市里

精力充沛的人们

热衷于

霓虹灯所塑造的火树银花

是否在重现

旧年过往的风华

遥远的乡村

僵硬的玉米棒,树成了篱笆

悠闲的姑娘

一边哈着热气

一边回忆

它们年轻时的样子

金灿灿的,粗壮饱满

好像父亲的结实臂膀

地窖里,还有几坛酸菜

攒着一年的味道


怀念,也许是

忧郁的轻纱

过滤了

那...

2013-08-06 热度(25) 评论(1)

空气

夜里

星星从柳枝的间隙中

一滴一滴

轻抚奏鸣中的蝉翼

泛出粼粼的微光

此时此刻

光 植物 影子 

音乐 生命 夜 和天空

依赖着空气的衔接

串联在一起


那些告别了童年的孩子

都活过

大口大口的呼吸

来满足好奇心的年龄

也曾 细腻而专注地

将她所有的故事

都一一聆听


2013-08-06 热度(8)

伪造的光

萤火虫
傍晚
经过无光的竹林
就像千百只猫咪
在深蓝的黑色之中
瞪大了眼睛
等待交配
情欲
此刻 乔装成了一种
醒目的色彩

2013-08-05 热度(1)
1/7

© Azeros Literature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