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我的感官一起做梦。

决斗

真是不巧,那一天,我偶然看见了这样悲惨的一幕。

首先请允许我引用伏尔泰的一句话作为楔子吧:物体只能被您看成您所能看到的那个样子,虽然那可能是不可靠的,但上帝却并没有欺骗您。

当伏尔泰话音刚落,他就中弹了。

他本来只是一位嘉宾,却不幸受了牵连。

尼采透过他唇上的那两撇胡子,吹着冒烟的枪口,并补充道:他对人类的看法还停留在古代(文艺复兴时期),他的话正适用于他自己,他的偏见使他以道德来否定了人,而只有卢梭,才会对他凝望出神。

叔本华目睹了这一切,他低头寻思自己曾引用过他的话,因为他似乎曾是自己向乐天主义宣战的盟友,可是他并没有制止,也没有斥责,只是重复着他的唠叨:一切生命的本质就是苦恼,今天的事件又是一处绝佳的例证。

可是,尼采却把枪口掉转向了他,这位他心目中的偶像,或者还要加上"曾经的"三个字以修饰。他自言自语道:这位倔强的道德家啊,执着使你成为"世界的否定者",可是最终却沦为了"神秘主义者"!今天,我就成全你的愿望,我不怕背上骂名,就给你解脱。

叔本华大怒,这是他一向的性格。

他举起拐杖向尼采蹒跚走来。

这是反抗吗?此刻的尼采仿佛看到了,当年,叔本华站在寒风凛冽的空旷街角,穿着那最时髦的大衣正向他招手,虽然他是那样地悲观,但是有一点却在敲打着他的心房,那便是对于这个世界的憎恶与愤恨,这正是他长久以来所寻找的,可以令他执着于他所宣扬的"权利与意志"的最佳理由!

他还曾留下这样一句:忧郁的潮水之所以没有将我冲离自己的道路,是因为它无法淹没我的头。

听着,我最亲爱的朋友,你应该明白,这是我由衷的善意。

而你还应该了解的是:你根本性地误解了意志,你似乎认为渴求,本能,欲望就是意志的根本和全部,所以你才把它贬低到应该给予否定的地步,你甚至毫不掩饰你对于意志的仇视,把那些可笑荒诞的"无意志","无目的"视为更高等的东西,那么你就等同于否定了你,我存在的意义。既然你执意,那么请你从这个世界消失,而我不以为然,所以我决定继续留在这里。

显然,尼采面对他曾经的偶像,表现得更为仁慈。

 

这显然并不是一场决斗。因为欠缺公平。

上帝觉得颜面全无,他急需找一个人来替他维护秩序。

此刻,杀人狂尼采也找到了他的下一个目标,因为他正要替他枪下的亡魂叔本华除掉世敌,以平衡他那正受谴责的良知。

巧合地,那竟是同一个人,黑格尔。

本来他们是可以握手的,但他们各自的抉择却使他们擦肩而过,背道而驰。

一位选择了"神",一位选择了"人".选择"神"者,受万人景仰。选择"人"者,却遭神嫉妒。

后者却看出了前者的可悲:他挖空心思构想出了泛神论,它不以为"恶","谬","苦"乃对抗神性的论据,可是这种伟大的首创却被现存于人间的各种势力滥用,它似乎为神赢得了更多景仰和爱戴,却不知十字架背后传来那猥琐的笑声。

与其让我跪下膜拜,我还不如挺身而出,去充当欧洲那幼稚的悲观主义的救世主,以我积极的虚无主义,置换那消极的虚无主义。

黑格尔却默不做声,因为他人多势众,手里还持着被尼采定义为"受了骗"的阿波罗所赠的火箭筒和"感性而残酷"的狄俄倪索斯所赠的催泪瓦斯。

然而,他示意他身后的众人安静,止步。

他独自一人向尼采走去。行进中,还扔掉了武器。

他首先开口了:你看到了我的悲哀,和其他是吗?可是你知道吗?一切事物("存在")都不过是客观思想("思维")的异化物,是"客观思想"的外壳,而"客观思想"则是万物的内在根据和核心。

思维是存在的本质,一个事物的存在只有符合思维才具有实在性。

思维不断地在存在中实现自己,使存在同自己相符合。我们头脑中的思想乃是"客观思想"即"绝对理念"发展的最高产物,人认识世界也不过是绝对理念自己认识自己的发展过程上的一个环节,真正的实在就是"绝对",而这个"绝对"就是神。

你可以否定我和我的一切,但你无法否定这个你存在于的世界,和主宰这个世界的"神",以及他所表现的规律。

我不喜欢纷争,我的到来,只是在做必要的劝导。

顿时,四周民众无不欢呼致意。

可是,正当黑格尔转身离开,枪响了。

"我是太阳。"尼采,依然继续着他那习惯了的不屑。

四周顿时鸦雀无声,他出乎了所有人的意外。

突然,得意的尼采竟然也倒下了,原来那颗杀死黑格尔的子弹,环绕了地球一周,又击中了尼采自己。

一场悲剧,暂时性地,平息了。

 

而我,只是一个过路的看客,或许待我平静时,我会愿意上前,帮他们收尸。

可是人丛中,窜出了一个黑影,匆忙包裹并带走了尼采的尸体。

我看到,那人唇上的那片令人不安的另类的方块胡子,突然预感,又一场悲剧即将降临。

 

 

2013-03-13 热度(11)
评论
热度(11)
  1. 查剑英Azeros Literature 转载了此文字
  2. 淤然Azeros Literature 转载了此文字  到 練習本 / 然
  3. 伊底Azeros Literature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把文言欢

© Azeros Literature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