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我的感官一起做梦。

友好的凝望

为什么绝大多数的狗,都是那么地可爱。而身边的那些人,却恰恰相反。

 

一只狗冲上了大街,它身材矮小,以至于它的视野被局限在贴近地面的那一层空间。人们在它眼中,通常只是那些成双的,可以随意移动的柱子。

有时候,它也会卖力地抬头,当它觉得抬头很有必要,或者值得那样去做的时候。

那是因为它遇到了它亲爱的主人,或者仅仅是一个可能对它施加恩惠的人。一个表达尊重和感激的注目礼是十分必要,也是不可或缺的。

也许,不久一个温暖的拥抱,或者一根可口的骨头就会从天而降。

在强大的人类面前,地球上的其他动物皆是孱弱的。唯有屈从于他们的统治,才可能拥有相对安定和自由的生活,相当幸福的生活。

可以说,狗是最为识时务的动物,他们把智慧和勇气用于取悦人类,而不是与人类针锋相对。

无庸质疑,狗还拥有人类所最为欣赏的品质,忠诚和责任感。这两点,甚至是许多人类都无法做到的。那也是散漫的猫咪,在人类跟前的地位总无法与狗狗相提并论的原因之所在了。

话虽如此,如果当一只狗和一只猫开始了肉搏,更多的人们还是愿意围观取乐,而绝不插手。那时候,只有狗自己明白,它们的心里是多么地失落。

 

无论如何,他们是属于"弱势"的一群。

但另一方面,它们也因此幸运地受到了关注。

大多数狗,外形可爱或者憨厚。当然也有凶恶或者丑陋的另类,同时也自有另类的欣赏者。

它们也十分擅长去扮演弱者,即使是一只身强力壮的大狗,在主人面前,也会温顺得像只兔子,听话得像个刚懂事的孩子。它们还会用一系列的肢体语言,去表达它们的友好和顺从。再加之它们那样具有亲合力的外形,人们更不会有鄙视和厌烦的感觉。

但换成是一个人,那情况就完全改变了。

虽然同样是满足了征服欲,当人们面对那样的同类,虽然大多数还是会很乐于接受他们的顺从,但是当这样的形象沉积至心底,所剩的,只有鄙夷。

由于某种原因,人与人的距离,要比人与狗的距离,遥远许多。

 

我们也可以换一个角度来理解人与狗的关系,那是一种真正建立在平等之上的关系。

狗把朋友这个概念,诠释得十分透彻。

它们会自愿地奉献关怀,无论是悲伤或者快乐的时候,且不知疲倦,不知厌烦。

如果一个主人有梦呓的习惯,那他的狗必定总是无精打采。

因为夜晚,它的主人每说一句梦话,它都会醒来,走到主人卧室的门口,摇摇尾巴,点点头,也许还会下意识地伸个懒腰。当室内恢复寂静的时候,它便悄悄地会返回。整夜,周而复始。

虽然听起来有些愚蠢可笑,甚至还有些无稽荒诞。

这是千真万确的事实,此刻巴甫洛夫的实验成果已不再适用。因为,那是它们由衷的关怀和天生的责任感。

可是,请别忽略了那最重要的一点。

那就是,狗是从来都不会去干涉人类的。

人们总是因为感情而干涉,却也总是因为干涉而破坏感情。这是一场悲剧,但却无法避免,因为人们总是喜欢去干涉别人,却不喜欢**涉。

狗就做得很好,他们更多地扮演着聆听者的角色,同时也心甘情愿地分享主人的悲伤与快乐。再加上他们忠诚的品质,恰到好处的灵性与智慧,的确无可挑剔。

 

最后,谈谈狗的梦想。

食物,居所,和交配。当然,还有人所扮演的那个角色。我们当我们是什么,那就是什么,虽然狗不一定是那么想的,但他们从来都不会反驳,事实上,人在它们眼中的地位,也的确具有一定的高度。至少,可以是它们梦想的源头。

它们的梦想,简单得可怜。人们也许会很欣赏这样的生命,甚至有时候有些人还会偷偷地羡慕。当然,由于自身能力的局限而缺乏理想,那是一种源于宿命的悲哀。

不过,这样的生命确实能带给人一种安全感。它们的时间和精力,更多地被用来报答与奉献,而不是处心积虑地去摄取更多。

相比之下,那些被纷乱且无穷尽的欲望所充斥的动物,惹来嫌恶,也就在所难免。

人们,也应该感到惭愧和羞耻了吧。

一只狗激动地窜入了视野,别担心,低头看看你的脚边吧,它只是渴望你能给他递上那根骨头。

 

当面对这些榜样。

人们,请用你们那伟岸的躯体,去承载他们那友好的凝望吧。

2013-03-13 热度(3)
评论
热度(3)
  1. 时间与一杯茶海螺壳Azeros 转载了此文字
  2. 佛瓜海螺壳Azeros 转载了此文字

© Azeros Literature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