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我的感官一起做梦。

野草


彼岸也有野草

那更像是

一座遗迹的绒毛

在起风,落雨

或者阴霾的日子里

它们

好像都还活着


2013-03-17 热度(1) 评论(2)
评论(2)
热度(1)

© Azeros Literature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