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我的感官一起做梦。

涅槃


天气越发冷了。

突然想起那些小花,伶仃躲在路旁。

他们是我每天清晨必经之路上的朋友,时常惦念的朋友。

那是一条新铺的大道,我却记得已经走了很久。

路旁是林立的高楼大厦,文明渐渐地让一切都趋于形式化,那些重复又重复的情节和陈设,打发了我们的激情和好奇,一切都会渐渐地因为习惯而变得漠然。

就连路旁的植物,也逃不出这样的命运。

不过,清晨不属于那些为文明而劳碌的人们,此刻,他们恐怕还在睡梦中,徒劳地规划着一天的行程。

突然有一天,我在那里邂逅了他们。

他们的骤然降临,令我有一些陶醉。

他们开得很整齐,却并不像人工栽培的草与树木那样地拘泥于形式。

可以说,他们单纯得很好看。

清晨的心情是空白的,如同此刻暂时空荡的街角。

昨夜沉重的梦境,已令我暂时地失忆,仿佛,在逃避着什么。

然而,他们的笑容却迅速地将我那空洞的心扉填充。

我不由自主地停下了脚步。

当我凑近,我却看到了他们身后,满是凄苍的尸体。

那些尸体,有他们的同伴,也有其他不幸的虫子,野草和落叶。

难以想象,昨夜发生过什么。

我重新被点燃的好奇心,正不住地诱惑着我的想象力:

当繁星还在远方,用他们那零星的光试探夜的黑。

突然,就起风了。很猛烈。

温度是最胆怯的,迫不及待地逃离,只剩下这片冰冷的土地,和那些惊慌失措的生灵。

风刮得更猛烈了,呼呼地像是卷走了众生的呼吸。

野草们早已习惯了摇摆,默契而惯性地彼此支撑着。

树木们则在模仿着那些建筑物,镇定地矗立,落叶在纷飞。

虫子们是不幸的,他们无助地挣扎,却加速了躯壳如同碎片般的散落。

如果风也有碎片,那些俨然都是风的碎片。

剧烈的风中,一朵小花哭了。

他身旁的另一朵,急忙安慰:只要我们其中的一员能够活下去,我们就依然活着。因为,我们拥有同一个灵魂……

话音未落,他的身体已经被那残忍的风,撕碎。

但他的声音,已经被远远地传播,所有的花儿都不再畏惧。

因为,他们拥有着,同一个的灵魂。

……

话虽如此,我却还是发现,花儿是一天比一天少了。

连续的阴天,笑容也一天比一天淡了。

以至于,这几个夜晚我都会深切地惦念。然而,却也无能为力。

于是,我迫不及待地缅怀,迫不及待地感慨那青春的瞬逝。

我写下。

纪念我的朋友,小花,等等。

文中,他们却似乎不是主角。

因为在我的身边和记忆之中,那些值得缅怀的才子佳人,牵涉太多。

当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即将降临,我又幸运地迎接到一个明朗的清晨。

路上,令我大吃一惊的是,那些满载笑容的好朋友,全部都回来了!

这是多么令人振奋的奇迹啊!

他们依然那般整齐的绽放,依然是那般地单纯好看。

如同我第一次看到他们的样子。

此刻,我终于深刻地理解到,那句源于灵魂的话语中所饱含的乐观了。

原来,他们可以拥有如此自信的涅槃。

秋天的天空,已高得摇摇欲坠。

冬天似乎就已经不再遥远。

但我已经学会,不再去伤感那些失去。

因为我与他们,必然会再见。

我重新写下。

当他们,在自己的灵魂中整齐而单纯的绽放,他们正在经历一场命运的迷藏。

等待一个合适的时刻,他们将把最美丽的笑容,赠予那些需要那些笑容的人们,那些挚爱他们的朋友。


2013-03-19 热度(4)
评论
热度(4)
  1. 峰爱雅Azeros Literature 转载了此文字
  2. 小猫咪雪莉Azeros Literature 转载了此文字

© Azeros Literature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