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我的感官一起做梦。

火车


这里再也找不到跟随列车奔跑的人们。

那是一个清晨,铁轨上除了阳光和水迹,空空如也。站台上的人们却已经络绎不绝,是身着多种制服的工作人员,乘务员,清洁工,机械师等等。

来接客的人,都是很有特征的,他们不会像工作人员那样谈笑风生甚至玩笑嬉闹,只是做着一些规律的动作,或者固定一个姿势,默默地等待,而我也是其中之一。

人们错落有致地布满整个站台,从一个远角,一定可以看到一个丰富多彩且充满生机的画面,这张画的标题,就可以叫做《等待》。

远处传来隆隆声,那只是一个车头,缓缓地驶来。

那个车头是国产的,很有气势,但也略显粗糙和笨重。我想,如果是德国或日本产的车头,也许会美观简洁一些,但是定会缺少了那份历史的气息。

记忆中,经典的列车形象都是融于历史的。

记得《太极旗飘扬》里,兄弟两人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之下,被强征入伍,随着列车的开动,他们将驶往前线。于是他们与家人的告别,只能在车窗和站台之间,那狭窄瞬逝的切面上完成。那是一场被活生生撕裂的离别,让人感觉极端的残忍,而又力不从心。

因为,人们的脚步永远追不上铁轨上那隆隆远去的震颤和巨响。

这部电影的成功之处,在于公正而客观地评介了战争,那是没有对错之分的,因为那必定是罪恶的,在战争之中,同伴也可以像敌人一样残忍。但是,感情,无论是亲情还是爱情,却是永恒而美好的,也是真挚而动人的。

在《北非谍影》等片中,也有相似的场景。

那些便是站台上的经典,但是它却已经渐渐地离我们远去了。

如果给我一个机会,我愿意奔跑,无论是在重逢还是离别,那不是幼稚或者疯狂,而是一种对抗,一种执着。

如果画面在那追逐的刹那定格,无论方向,也都可以叫做《等待》。


2013-03-20 热度(3)
评论
热度(3)
  1. 月是故乡明!Azeros Literature 转载了此文字

© Azeros Literature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