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我的感官一起做梦。

又一个春天就要过去,这段日子里,承载了我怎样的记忆和思绪。

人们都说,这应该是一个灿烂明媚的季节。

可是我印象中,只留下了阴沉压抑的天空。

记忆中,关于春天的概念,还是充满生机与希望,但是夹在冬季与夏季这两个醒目的季节之间的那段日子,却是那般的暗淡与模糊。

可以说,夏天和冬天的距离很远,于是也就成就了春天这段漫长而暧昧的距离。

也许,这种别样的感觉,与我身处的这个城市,与这片土地,这里的气候有关,或者还是因为我近乎神经质的敏感。

但不可否认,春天,这里的雨水有一些泛滥。这座钢筋水泥的森林中,除了我那持续着的忧郁,那绵绵的细雨还能用来滋养些什么?

也许,春天本身就是思绪的一个断点。

容易想象,春天是一个勾起思念的季节,前方是激情的夏天,背后是幽雅的冬天。

我们无法因为留恋而选择回头,也无法迫不及待地跨越到夏天。在这段暧昧的日子里,呈现出的怅然与混沌,也在所难免。

或者说,正因为春天兼备了激情与幽雅,这两种分外迷人的气质,却也纵容了,思念在鲜嫩而潮湿的空气中,渐渐潮涨。

思念,或许是一种最为消极而无奈的追求。那我们这是在追求着什么,又为什么无可奈何呢?

从一颗红豆开始说起。

渐渐回暖的空气中,我们一起回味雪花绽放的时节,变化无常的天气,仿如彼此任性的脾气,颤抖中更加真切地体会温柔。

细水长流也是一种意境,刻意地显然只能事与愿违,也只有在春日,消融的雪水将会滋润一片禁锢已久的心田。

当红豆跟随着她恍惚的背影,渐渐远去。思念便成为一只忙碌的鸽子,在相离的彼此之间,不停扇着翅膀。而那红豆熬出的红色,正是泪水冲刷下,鸽子身上那醒目的伤口。

然而,我们却不能变成鸽子,朝彼此的方向义无反顾地飞翔。

我们只能踏着一条名为距离的道路,步履艰难地向那个遥远而模糊的尽头行进。

这条路上,不会是繁花似锦,灿烂眩目,这条路上,泛滥着乱人视线的野草,在空气那一阵又一阵,时而温和,时而刺骨的呼吸中,疯狂地滋长,它们是要淹没这条道路,掩埋彼此那本来就模糊不清的距离,也许我们倒下之后,随风飘摆着的野草,就遮蔽了天空,我们便再也看不见拼命飞翔的鸽子。

我们的筋疲力尽的躯体,和我们美好的愿望一起,成为野草,最肥沃的养料。

在旁人眼中,却成为了春日生机盎然的充分例证。

也许,命运就是憧憬,记忆,思念三者周而复始的轮回。

我们的故事,一再地更换了主角,重复而俗套的剧情,简简单单地就打发了青春。而春天,俨然便是那个暧昧的起点。

就在春天那个的夜晚,我梦见,我变成了那只拼命飞翔的鸽子,却忘了飞翔的方向和自己的名字。


2013-03-21 热度(6) 评论(2)
评论(2)
热度(6)
  1. kkfreeAzeros Literature 转载了此文字
  2. 那颗老梧桐Azeros Literature 转载了此文字

© Azeros Literature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