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我的感官一起做梦。

沙盘·彼岸(连载1)

沙盘·彼岸

每每在垂死挣扎的时候,诗歌便会想起纪伯伦这个名字,想起那个屡次给它带来重生的男人。

在纪伯伦的诗篇中,那些关于伟大和渺小的象征,就像是海面上千姿百态的浪花,数不胜数,却共同拥有一个关于澎湃的主题。

渺小和伟大,记录它们,正是作家和诗人们的擅长,而且那些能够把握它们特征的人们,绝对都还配得上“作家”“诗人”这样的称谓,但往往还要在那些称谓之前贴上“杰出”“著名”这样的标签,才足以和某本名著中所提及的写作癖患者加以区别。

作家和诗人们所擅长的还有与之匹配的问号,感叹号,和省略号。不过,那仅仅是作为旁观者便可以完成的简单任务,而旁观者的名字,历史是记不住的,那份荣耀只属于预言者,判断者,引导者和总结者,他们都必须是身体力行的思考者。

而想要成为那样的一个思考者,那些旁观者还必须学会的是,尽其详备地去描绘卑微和崇高。渺小和伟大,那仅仅只是世界所呈现出的浅显形态,而卑微和崇高才是它们披上了思想外衣之后的丰满样子。

那一天,纪伯伦突然感慨:“仅仅是在昨天,我因为我自己只是一个碎片。无规律地在生命的苍穹中颤抖。

而今天我却恍然,原来我就是那片苍穹,原来那一切的生命都是在我之内,规律运动的碎片。”

于是,他就在自己的那篇《沙与沫》中,捡起了一颗灿烂的金石。

林克原以为那是一个关于自我发现的过程,所以他也曾那般执着地追究过自身的价值。直到今天,林克也才恍然,其实那竟然是对于世界和生命的一条认知的界线,也许仅仅只要一个简单的答案,便可以解开关于世界和生命的所有疑问。

对于纪伯伦来说,那个问题是:“我是谁?”

而对于林克来说,他不可能像一个诗人或哲学家那样去思考,那可不是他的本行……所以,那个问题到了林克那里就变成了:“我认为我是谁?”

请不要小看那三个字的修饰,事实上,它们已给予了人们莫大的宽容。

所以在上班的路上,林克竟然没有像往常那样,不可避免地去抱怨这座城市那糟糕的交通状况。他只是在平静地回想,这些年,他所经历的一切。


2013-03-25 热度(3) 评论(1)
评论(1)
热度(3)

© Azeros Literature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