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我的感官一起做梦。

十月畅想

十月是这样一个特殊的时节,她是夏日的残影,秋日的放纵,和冬日的序曲。

如果非要用一个词来形容,悲观的人也许会用混沌,乐观的人则会用暧昧。

我也会选择暧昧,伴随着这个词语,是对于十月浪漫的畅想。

首先,是那残影。

少女的裙摆余留在空气中的潋滟,是永不停息的青春乐章。我和海浪谁更勇敢,是沙滩上的男孩们争抢的勋章。如蝉翼般轻盈的脚步和那骄阳蒸发不尽的笑容,是相片和DV上,播放了一遍遍,依然还没有满足的一种幸福。

这些,在这个刚刚到来的十月,回味正浓。


然后是放纵,最真切接近,却又最为隐蔽,不被放在心上。

请记住吧,所有经历过失落的人们都会懂得,这也是所有幸福的共同特质。

宽广的田野,藏下我们放纵的身影,起伏的金色麦浪,那是出于莫扎特手笔的华贵绵延。我们放纵的思绪,在无垠的蓝天放飞,它的轨迹,像是贝多芬谱写的澎湃激昂……

还有我们放纵的年轻,在那反复的梦中,为梦中那歌剧般的生活,沉醉。

我们的放纵,那是一种属于青春的单纯。


还有那序曲,虫儿们最后的歌声,你听到了吗?非但没有半点哀愁,反而在秋风恰到好处的伴奏中,显得格外地优美动听。

还记得这样一个故事:

萤火虫小的时候,总是在水中吵闹,咯吱咯吱地吃着虫子。

但等它们长大以后,却变得沉默无语,成为了飘在人间的星辰,点亮旅人的夜路。

十月也是萤火虫最后的日子,但它们飘动的痕迹却没有因此,焦躁或是迟暮,它们依然平稳地起起落落,用心听吧,它们都是生命的音符。

十月,从那个醒目的夏日,走向同样醒目的冬日的时候,我们瞥见了她,虽然那只是一个短暂而暧昧的片段,但却成全了我们浪漫的畅想。


2013-04-22 热度(13)
评论
热度(13)
  1. 汪小庄8888Azeros Literature 转载了此文字
  2. 张滚滚Azeros Literature 转载了此文字

© Azeros Literature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