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我的感官一起做梦。

局限 (之一)

幸福对于一些人来说,就像是海市蜃楼,每当接近,它只会离得更远。

对于幸福,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定义。

许多人的幸福,被定义在“占有”之上。望一眼那些被称为城市的地域,和城市中不断被树起的楼房,我们不难想象,那一个个被划分出来的几何空间,是用来贮存什么的?财产,家庭,安逸……答案便是所谓的“占有”。

实在不忍指出的是,即使只是从形式上来看,这也是一种被局限的幸福。

当然也许“局限”并不会有损幸福的品质,但所有局限的,必定是脆弱的。且不提天灾人祸,那无情的岁月所制定的游戏规则,让任何人任何形式的“占有”,期限都只是“一生一世”而已,何况又有多少事物能够天生得来?

另一种幸福,定义为“追求”,或者还要在前面加上“自由”二字才算恰当。

那必定是一个激动人心的过程,以至于占有它的人们不去理会过程中的阻碍,困苦,艰险,甚至无视岁月的流逝。

也许绝大部分的“追求”,它们的目的正是为了“占有”。事实上,还有很多“追求”,并不能换来“占有”,甚至失去更多,甚至耗尽生命却依然距离目标遥而无期……,但当它们达到某种境界,那么无论如何,它们本身就比一个完满的结果更加精彩,也更值得回味,它们的价值也比“占有”更弥足珍贵。

所有曾经经历过这种“追求”的人,都会明白,那才是莫大的幸福,因为在那个过程中,人们也真正地占有了自由。

可悲的是,在这个世界上,越来越多的人,正沉于某些虚伪的幸福之中,放纵自我的惰性,而心甘情愿地放弃了对于这种幸福的权利。

到头来,他们的心灵变成荒漠,岁月此时又变成了恶毒的日光,在它的曝晒下,那些人都无助地死去。

而那些曾经被嘲笑的,被海市蜃楼所吸引的人们,最终却活了下去。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也因为,任何美好的东西,都有它存在的理由。


2013-05-06 热度(4) 评论(2)
评论(2)
热度(4)

© Azeros Literature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