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我的感官一起做梦。

局限 (之二)

孩子们的成长可能显而易见,因为那是躯体的成长,那么人们心灵的成长呢?而对于一场爱情的成长,又该如何来描述?

一些人自己经历了很多事情,于是很自然地,他觉得自己成长了,可是在别人眼中,他依旧如故。

另一些人,他们并没有经历太多的事情,但是在别人的眼中,却突然而吃惊发现他已经成长得焕然一新。

这都是一些可以表述的片段。在没有统一标准,也无法统一标准的情况之下,谁都无法确切地道出,有关于谁谁的成长,而我们可以道出的,只不过是,我们的成长之中,有关于谁谁的那一部分。

是的,因为我们的成长,绝大部分是属于别人的。而我们对于自我的认识,永远也只是停留在那被局限的一小块意识区域之中。

是的,我们也可以这样理解,一个天真单纯的孩子,对于自我的理解,也许要比十几年,几十年之后的他自己更加透彻。也许,我们正是在那对于世界越发了解之中,迷失了自我。

那些显而易见的“成长”,也许并不值得庆幸,也许更算不上是对于我们更有意义和有利的“成长”吧。

对于一场爱情的成长,形势也许要好一些吧。因为此刻没有人会落单,而孤立无援,有了彼此的参照,也不至于迷失。

然而,当肉体的贴近被作为一个衡量标准的时候,人们是否会越来越忽视了心的距离?


2013-05-06 热度(4) 评论(1)
评论(1)
热度(4)

© Azeros Literature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