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我的感官一起做梦。

告白36-35

三十六

为何选在黑夜?

因为月光。

还记得,艾瑟洛斯的那副《蓝月》。

一只无助的幼狼,在突兀嶙峋的乱石包夹之下。对着那个占去大半个夜空的淡蓝色的月亮,低声地哀泣。

无助,孤独,哀泣,这些远离完美的字眼,此刻却那般自然地被月光调和。

所以,我也选择了一个夜晚和那属于自己的月光,寄希望于用它来调和死亡。

当静谧的月光洒在胸口那个十字的伤口,奔腾而出的血水突然变得圣洁而不再汹涌,也不再刺目,安详地带走我的梦想和灵魂。

三十五

毁灭

理性的完美主义者,并不会对于身边的一切都吹毛求疵,他们对完美的追求源于事物本身在他们生命中所体现的价值。

也就是说,只有他们认为是重要的,有意义的事物,才属于他们自我营造的那个“完美”世界。

这其实也是对于这个太不完美的现实世界的一种妥协。

只是有时候,值得珍视的事物过于匮乏,他们的精神世界,往往只有一根或几根零星的支柱。

以至于,一旦失去其中的某根,便可能带来世界的毁灭。

这种毁灭是轰然且壮丽的,因为它亦具有完美主义的本质。

这种毁灭也是静谧的,因为那原本就是属于自我的,封闭的完美。


2013-05-29 热度(19)
评论
热度(19)
  1. EfivsAzeros Literature 转载了此文字

© Azeros Literature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