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我的感官一起做梦。

告白34-33

三十四

十字伤口

交叉的血痕,整齐而醒目。

也许我正是想营造康德所定义的那种“有依赖的”(dependent)美感,也可能那就是赠与死亡,关于生命的最后见证。

一道是决意,一道是残忍。


三十三

为何死去?

对于一个完美主义者来说,偏执是他们最大的隐痛,因为没有适当的偏执,对完美的追求便无从谈起,然而一旦被归为偏执的一类,他们的人格也就不再完美……

对于一个完美主义者来说,生活中所能遇到的,关于信仰的矛盾绝不仅仅于此,所以痛苦与挣扎亦源源不竭,更何况,他们还在趋近于,那个作为注定结局的,无底的深渊。

关于深渊,它不在地狱,也不在现实,更不在天堂,而存在于心灵之中。

所以,他们会常常梦见。

首先联想到的往往便是死亡,但其实,它远比死亡更痛苦,因为死亡是一个未知的断点,而它是一个可以想象和回忆的过程。

关于死亡,特别是非自然的死亡,作为一个另类的结局,也许更像是一个隐匿的岔道。当然,绝大多数人都不会自行选择,然而它却是他们所能想到的唯一可能的断点。

首先,它也许不属于这个世界。一切在这里注定的规则,有可能不再适用。

其次,从未有过它之后的相关记载。未知可以带来希望。

恰到好处的死亡,正像月光一样,可以调和一切过往,以成全莫大的幸福感。


2013-05-30 热度(8)
评论
热度(8)

© Azeros Literature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