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我的感官一起做梦。

告白28-27

二十八

定义


或许,她的完美,由我定义。

她的不完美,则是由命运来定义。

人生中,如果没有那么多“或许”,一切就会变得简单而轻松。

但事实上,我们的能力总局限在一个又一个的“假设”之中,那是我们追求的起点,也是烦恼和痛苦的起点。

我们可以左右“或许”的方向,却无法裁定那未知的结果。

我们大多数都依赖着那种未知而存活,并寄予一个天真而美丽的名字,叫做希望。

我对她的爱是武断的。

以至于,有时候,我甚至不敢承认,是她将那狰狞的“不完美”带入了我的世界。

这样的罪名,对于并非完美主义者的她来说,或许有一些茫然,或许有一些残忍,或许还有一些欠缺公平。

于是我努力地自责于,我的无力保护,和无法阻止。

但无论归咎于谁,无论如何定义,却都无济于事。因为,在“完爱”的定义之中,我们皆属于那个唯一的爱的整体。

于是,我宁愿死去,尽快地死去。

为了她,到那时不必承载我遗留的,过多的痛。


二十七

武断


有些人,总也走不出这个泥沼。

如果嘲笑,那一定会后悔。

因为人们不久就会发现,那源自周围那洋溢着的悲哀,而且这份悲哀不仅仅属于那些武断的人,也属于这个社会,众人生存的居所。

因为人们对于自我,社会,世界的认识都是片面的。一旦判断依赖于某种片面的认识,那就必然会陷入那样的泥沼。

嘲笑只限于对待愚蠢,而悲哀则来自于无奈。

完美主义者们,便常常沦落为这样的一群。因为在他们眼中就充斥着那么一个,依照客观逻辑判断,近乎神圣的名词。

无论是自负的还是绝望的,盲目的还是敏感的,乐观的还是悲观的。

其中一些,他们渴望靠这样,来扩张他们的世界。

另一些,则把它当作了,自我世界的,最后的守护方式。

看似孩子气的霸道,其实是一种脆弱与无助的映射,然而却也是一种莫大的勇敢。


2013-06-02 热度(7)
评论
热度(7)
  1. 红巢设计 HC.DESIGNAzeros Literature 转载了此文字
  2. 短发的懒女人Azeros Literature 转载了此文字

© Azeros Literature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