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我的感官一起做梦。

Azeros Visual Arts™:

一只患有妄想症的猫
写给孤独

  最近的思绪很乱。
  
  我听见鸟儿在歌唱,我以为鸟儿在歌唱,但事实上,鸟儿并不是在歌唱,她们正在谈论,谈论昨天晚上彼此梦见的春天。
  
  我看见一棵静谧的植物,他与我们一样,拥有自己的生命。然而,他却没有传神的双眸,没有有力的四肢,没有高亢的歌喉……,于是,我们就渐渐地忽略了他的生命。
  
  
  我认识了一个女孩。
  她有着一头迷人的长发,她说是蓝色的,带着微微的卷曲,犹如“蓝色妖姬”的花瓣,绚丽地绽放。
  她的眼睛是浅绿色的,闪动的时候是妖艳的;凝望的时候是纯净的。
  她的声音有一点点沙哑,可能是烟酒作用的结果,但却掩不住那曾经的甜美。
  
  她喜欢卡布其诺,喜欢那些拥挤的泡沫中的,那份满溢的浪漫。她会花一下午的时间,看它们一个,一个地破碎。
  她喜欢读完黑格尔的《历史哲学》,就去读卡夫卡的《变形记》。她说她找到了两者间的联系,不过那只是他们三个人之间的秘密。
  她喜欢昆虫,于是,她总是穿着轻丝薄纱,在拥挤的人潮中,依然不失飘逸的气质。她左边的锁骨下方,还纹着一对空灵的翅膀。
  她喜欢在右眼的眼角下方,点一颗泪痣。她说那是预防泪水决堤的最好办法,一旦想到那脸颊上即将留下的,难以拭净的黑色的泪痕,她一定会无心哭泣。
  她喜欢给天上的云照相,那么多,那么多造型,都成为了她的收集。
  ……
  她喜欢用不同的声调,叫她心爱猫咪的名字,看着它不厌其烦的回应。
  她喜欢和她心爱的猫咪一起,在浴缸里游泳,里面盛的一定要是牛奶,因为只有这样,溺水的时候她们也可以把它喝掉。
  
  她有一只心爱的猫咪。
  不过,那只猫咪,很不幸,患有严重的妄想症。
  它总以为,自己是一位高贵的公主。当它走路的时候,总是挺着脖子,沿着那条笔直的红色地毯。见到外人的时候,它还会伸出一只爪子,等待亲吻。
  它还有美人的气质,出浴的时候,它会用那条长长的质地松软的窗帘将自己裹起。
  它会为一朵小花的凋谢而黯然神伤,安静地凝望很久,很久。仿佛自己就将是下一朵凋零的花朵。
  它甚至还有个别的怪癖,例如只习惯使用银质的餐具,丝质的卧具。而且,它只听古典CD。
  ……
  对此,她很是自责,妄想症也许是孤独造成,是她把它独自留在家中时间太久,渐渐地,让它真的以为,它就是一位深居于幽僻城堡之中的可怜的公主。
  
  那一天,我终于来到她家做客。
  进门的第一眼,我就看见一只肥胖的猫咪,慵懒地蜷在电视机上取暖。
  也许是我的不速到来惊扰了它,它不耐烦地睁开一只眼睛,瞟了我一眼,然后便继续沉入了梦乡。
  而她,枯燥的头发,散乱地蓬着,只是在额前还有留海那曾经整齐的影子,但还是很迷人的,然而却毫无光彩可言,忧郁颓废的样子,特别是那一双深邃的眼睛里嵌着一对棕灰色的眸子,让人又怜又惧。
  屋里很乱,到处是空的易拉罐,有很多种类,但是却没有咖啡,她说她不喜欢过于清醒的感觉。
  墙上贴满了她的自拍。
  卫生间很小,但还算干净,只不过找不到浴缸,香水的味道充斥着,也找不到奶香。
  她穿了一件很宽松的吊带,我看到她左边的锁骨下方,没有翅膀,只有一处烟头烫伤的疤痕……
  
  她送我出门的时候,眼角真的点了一颗很好看的泪痣,还穿了一条很大的T恤,她说今晚有点冷。
  她突然问我:“你不失望吗?你不生气吗?”
  我停下来,看着她,摇了摇头:“我确实见到了一只爱妄想的猫咪,很迷人,像一位另类的公主。”
  她突然又开口:“你有《历史哲学》和《变形记》的,是吗?借给我吧。”
  顿时我发现她的声音真的很好听,于是情不自禁地低头吻了她的前额,在她耳畔轻轻地回应道:“好的。”
  我又发现,那是一颗真的泪痣,很好看的泪痣,因为,她那汹涌的泪水也没有能够把它冲去……
  
  
  也许,我是一个口是心非的人。
  回到家中,我告诉自己,不必自责,那都是孤独使然。
  于是,我睡了很久,很久。
  
  几个星期之后,当我再次看到小鸟歌唱的时候,我知道,她们在谈论昨晚的梦见的春天。当我再次看到那棵静谧的植物的时候,我确信,他也拥有着生命。
  我想,也许我的思绪已经不再零乱。
  
  于是,我再次来到了她的那个地址,那是一座濒临倒塌的危楼。
  但是,我嗅出了她那熟悉的味道。
  我迫不及待地上楼。
  那一层。
  那一间。
  在一个角落。
  那里,躺着一个残旧的布娃娃,和一只神经质的,流浪的猫。
  这些,对于我,也许还是孤独使然。

 

2013-06-02 热度(1208) 评论(1)
评论(1)
热度(1208)
  1. 尚熹海螺壳Azeros 转载了此图片  到 动物
  2. Miss桃‖ 行摄间成员海螺壳Azeros 转载了此图片  到 [行 摄 间] 作品集
  3. 一万吨理想一一一 转载了此图片

© Azeros Literature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