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我的感官一起做梦。

告白26-25

二十六

剧痛,至绝望


往往有痛不欲生的感觉。

最甚的痛苦有两种,一种是莫名的,另一种是持续的。

前者找不到根治的病源,找不到面对或者逃避的方向。人们大多都有这样的经历,它会渐渐地成为心中恐惧和悲伤聚积的阴影,迅速而全面地感染生活的其他部分。

人们通常称之为忧郁。

后者,便是绝望。我们也可以把它叫做“死亡的起点”。

我总是对她这么说,我想我就要死去。

她却总是不以为然。

虽然不至于把我归为“无病呻吟”或“欲求不满”之类,但是她却只是自以为是地重复地告诉我,她已经开始感受到爱,也相信它会让我们的生命统一……

我宁愿,她依然站在我的世界之外,看不见那片正在蔓延的绝望。

然而事实是,她遁入我的世界,而我竭力欲将她揽在怀中,生怕那“绝望”会将她和我一同吞没。

她是无辜的,唱着天真的歌,歌词关于这个她刚刚了解的新世界。

她的歌声越是甜美,我越是心痛。

因为我变成了那一阵已经注定了方向的风,抓不住,停不下,眼睁睁地流走,无法申辩,无法挽回。

而她,与我擦肩而过,在我的世界,直至永远。

她不仅仅只属于我的世界,这一点注定了如今的一切悲哀。

当她存在的时候,她会在我的心中点燃希望。

当她逃避的时候,便会将一切亲手毁灭。

如此的反复,与性格无关,则有关于信仰。

她不仅仅只属于我的世界,然而一直以来,我总以为她是我世界的全部。

也许,对于我们,一切已晚。


二十五

世界的划分


现实之中,完美主义者的身份总是双重的。

他们可以拥有一个属于自我的世界,那个烙有完美主义印记的世界,是理想化的,或者是他们正在极力营造着的那个。

然而,无法逃避的是,那个世界中的一切,包括他们自身,都不仅仅属于那个理想世界,也属于我们共同生存在的这个“现实”。

这便是双重身份的由来。

任何成熟的完美主义者都明白这一点,对现实的态度也由最初的愤恨,无奈,悲哀转变成为了之后的豁达,泰然,甚至还有几分的自豪感。

这都是与现实和命运妥协的结果,他们几乎把全部的精力投入于营造自己的那个世界之中,而无暇顾及“外界”(生存的现实)之中的是是非非。

现实的残酷是有目共睹的,然而完美主义者们各自所拥有的世界却制订了更为残酷而严苛的规则。

原因只有一个:完美的标准是唯一的。

但真正的完美主义者们当然不会介意,因为那本就是他们自己的意愿。

当某种愿望上升为信仰时,其拥有的力量将是无穷无尽的,这其中当然也包括:创造一个世界,或者,毁灭一个。

对于那些非完美主义者,他们的身份也可能是双重的。

然而之于“理想”而言,他们则会自然地更侧重于那个缺乏信仰的“现实”。


2013-06-04 热度(25) 评论(1)
评论(1)
热度(25)
  1. Miusun.leeAzeros Literature 转载了此文字
  2. 奋起高翔GionAzeros Literature 转载了此文字
  3. 火鸦-naiveAzeros Literature 转载了此文字
  4. 盐言Azeros Literature 转载了此文字
  5. 烯点Azeros Literature 转载了此文字
    “经历过太多,现在遇到好的,告诉自己做朋友就很好,说出口连朋友都没的做了”
  6. 志賀値哉Azeros Literature 转载了此文字
  7. 白天想夜晚Azeros Literature 转载了此文字

© Azeros Literature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