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我的感官一起做梦。

告白16-13

十六

诱惑


抉择是仓促的,那是为了迎接意料中的一幕。

她回到我的身边,像是忘却了曾经的一切,只是对我说,她爱我,只爱我,最爱我。

我点了点头,拥抱了她。

拥抱是诱惑的起点,然而这却不是一个新的起点,这我们都已心知肚明。但我们依然努力地想把它当作一个新的起点。

如果把我当作呓语的孩子,就可以不必追究我的谎言,权当作我的天真。

如果把她当作任性的孩子,我也不必选择谎言。

然而,我们不可能永远都称为孩子。

对比于伊甸,我们之后的故事里,找不到蛇,我们的诱惑全部来着于自我。

对于失落者,没有什么比失而复得更能令他振作。

但那对于一个已经做出选择的完美主义者来说,却可能是一处可怕的陷阱,那俨然深渊的雏形。

诱惑,正源于公平在命运中的回光返照。它还会用它的一切来哺育痛苦。

冥冥中,我已经预感到它的存在,并且是极其绝望的。

所有绝望都会带来两种结局,放弃或者反抗。

上一次我选择了前者,而这次我选择后者。


十五

忏悔与救赎


不知道,忏悔和救赎,是因神的仁慈而创设,还是人类自我妥协的结果。

无论如何,它们都是最神圣,美妙的词语。

因为有了它们,人们便不必时时刻刻都担惊受怕,他们的行为也变得越发地无拘无束。他们可以通过血,泪,或者其他,来弥补自身的过失。

每个人都有自己所想保存的事物,生命就是其中最为普遍的一项。其他,则都可以视为代价,或者说是交换的筹码。

“忏悔和救赎”就向人类提供了一个与社会,与命运,交易的平台。

然而有时候,那也可能会是海事蜃楼,再多的忏悔和救赎也会徒劳无益,我们想要保全的事物,无论我们如何竭力地渴望保存,还是会在我们的过失中,点滴或者骤然地逝去。

对于完美主义者,绝大多数的遭遇都是如此。

原因不言而喻。

即使是这样,他们还是乐于接受,反复地折磨,直至绝望。

因为除去“等待”之外,那已算是仅剩的主观方案。


十四

放弃


所有绝望都会带来两种结局,放弃或者反抗。

这次我选择前者。

那时候,我竟然没有去思考,失去爱,我的世界将如何称作完美?!

绝望也是一种莫大的诱惑。


十三

觉醒


我们可以把亚当想象成一个天生的完美主义者,,因为他天生就拥有完美,曾经在伊甸园中享受着无忧无虑的幸福生活。可是因为一个苹果的牵连,丧失了乐园,丧失了完美主义的特权。

我们也可以把俄狄甫斯当作一个完美主义者,面对命运的戏弄和摧残,他仍坚信一切皆善。这位勇敢的旅人,用拐杖和双脚,登上了奥林匹克山巅。

同为完美主义者,前者是盲目而被动的,后者是明智而积极的。

爱是灵魂之光照耀下,人类的影子。

她不善于表白,她是从幸福和悲伤中沉淀出的依赖。

只有信赖于她,她才能够顺着你的思绪和血脉传承。

只有灵魂讲述的那个字是可靠的。

在这世界上,完美只眷恋于她的肩膀,因为爱是最大,最深切的包容。

然而,那只是我的信仰,而并非她的。

我原本自认为是明智而积极的,而现在的我却陷入了被动而盲目的行列,她的背叛正是那道分明而醒目的界线。


2013-06-15 热度(19) 评论(1)
评论(1)
热度(19)
  1. Sometimes naiveAzeros Literature 转载了此文字
  2. 790518574@qq.comAzeros Literature 转载了此文字

© Azeros Literature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