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我的感官一起做梦。

告白12-9

十二

背叛


人们总是要等到悲剧降临的时候,才躲在痛苦和恐惧之中,抽泣着追根溯源。

在那场漫长的等待中,我遗憾地胜出了。

当她的背叛降临之时,我才恍然觉悟它的必然。

此刻,我却再也找不到那哭诉的对象。

我觉得她正随风逝去。其实却是我所搭乘的小船,正渐渐地漂离她的倒影。

德古拉伯爵是最著名的背叛者之一。

为了捍卫教会,他与新婚的妻子绝别,走上战场。

当德古拉阵亡的谣言散布,他的妻子却信以为真,投河自尽,临死前她写下:我的王子死了,没有他生存毫无意义,但愿能在天上重逢。

不久,德古拉伯爵带着胜利和主的赞美回归故土,然而面对妻子尸体,那让他痛不欲生。

主教却告诉他,他的妻子是自尽而死的,所以她的灵魂不能升入天堂,而要受天谴,这是神的律令。

德古拉震怒,难道这就是他捍卫教会的报偿?终于举剑刺向了十字架,并且预言道自己死后将会复生,饮血维生,用尽一切邪恶的力量为妻子复仇。

最终,他还是被十字架上的那个伤口中所涌出的鲜血所淹没。

中世纪混沌的天空,成全了德古拉那如同鲜血般刺眼的仇恨。但无论如何,背叛信仰的他,将永远受困于唾弃和憎恶的重生之中。

当她背叛的时候,我甚至也曾想过,为了她而背叛我的信仰。

然而那一刻,我却发现,失去了她的我已找不到那属于自己的信仰。

我的天空,混沌了。却找不到那醒目的仇恨,只有弥漫在空气中的浓重的痛。

于是,我被滞留,她却已不知不觉消失了踪影。

此刻,我忘了自己走到了哪里,或者还在哪里彷徨。

仇恨并没有毁灭我的信仰,却狡猾地,深深地将它隐藏。


十一


那些诅咒爱的信仰的人,我曾是那般地唾弃。

甚至,还坚持要还诅咒于他们。

但是后来我明白,那并不是诅咒,而是源于无奈和愤恨的呻吟。

那是深渊之中,最深邃的黑暗。

选择了爱的完美主义者,他们必然将面对“改造”和“选择”两种抉择。

因为爱的事件的承受者,是爱的双方。

“选择”太过漫长,也太过渺茫。

因为,那并不是在等待另一个完美主义者的出现,而是在等待另一半完美世界的回归与重组。

至于“改造”,则太过艰巨。

选择了改造的那一些,他们必须让接受改造的对象,感知一个世界,理解一个世界,适应一个世界,最重要的是,还要坚定而忠贞地爱上它。

因为,那不是旅游,而是定居。

世界是最善变的(承载世界的个体,人类中的绝大部分总是可以轻易地更换或丢弃信仰,再或者甚至根本就不曾拥有过它。),人性则是最难以动摇的(人类总是拒绝被干涉。)。

无论是哪一种抉择,都与这个世界的规则相异太多,与人性的规则相距太远,因为那似乎已经远远超出人类的所能。

可悲的是,我们可能拥有爱的天赋,却不曾拥有那么多超越的天赋。

所以,对于我们,亦然如是。

此刻,期待愈合的伤口,反而有一种撕裂的趋势。

我们却依然傻傻地袖手旁观。梦中,我们可以反复地实验。而现实中,自以为执着的我们,谁却在等待着谁的退场。


矛盾(挣扎·初)


秋天,山上的叶子红了。

她想要让我证明我的爱比那些色彩更浓烈,否则就用红叶将她埋葬。

而我,则希望在越发豁达的天穹之下,彼此依偎着谈论永远。

冬天,雨水变成了雪花的样子,那时候她们也就学会了飞翔。

她想要我模仿雪人的样子,抛弃在寒冷的冰原,以证明我的执着,。

而我,却在期待着,她如同水精灵般的质变。

春天,又是一年的暧昧的起点。

她在憧憬夏日。心情如花草般疯长。

而我,还在缅怀冬日。欲借那花草的芬芳,以凭吊。

夏日,阳光的气质该如何来模仿?

她投身于阿波罗的怀抱,用冲动来承载那般的璀璨和绚烂。

而我,更愿意安静地去包容,那关于她的一切。

我总是自以为是地等待。

或者,把一切不协调归咎于命运的玩笑。再或者,当真爱遭遇处女和双子,火光中就必定会是繁星点点。

其实,那都是关于那个梦的影子。

那繁星的璀璨和绚烂,对我来说,有些过于浓重,也有些过于醒目。


不安


当不和谐的音符刺穿我的鼓膜,我仿佛顿时失聪。我开始依赖于安静,以调和那自内向外散发着的剧烈地不安。

同时,我也会想到很多。

人们,总是在意外中生存,在意料中消亡。

一开始,我们对于很多事情都史料未及,当我们习惯时,却仿佛已经走到了尽头。

人们,必须无时无刻都背负着自己的灵魂,也必须无时无刻都承载着自己的脚步。

也许这样活着,会让人身心疲惫。但生存永远也无法像一个梦境那样轻描淡写,在醒来时就把一切都忘却。

人们,永远生活在未来的雏型之中。

我们“现在”所经历的一切,都有“过往”所残留的影子,因为正是记忆的承载了命运。

……

我们……原来是这样的。

正是在这些循环不止的答案和疑问中,我们存在。只不过,在不同的情况之下,套上各种各样的心情与背景。

对于此,也许我们一无所知,也许我们深信不疑。

厌倦某种重复的时候,我们便会寻求解脱。

那是一种征兆。

然而,对于完美主义者,那也足以令他们失去一贯的沉着。


2013-06-20 热度(16)
评论
热度(16)
  1. 无法言表的伤Azeros Literature 转载了此文字
  2. I wating for youAzeros Literature 转载了此文字
  3. Sometimes naiveAzeros Literature 转载了此文字
  4. 我们不曾逝去的青春Azeros Literature 转载了此文字
  5. 在路上Azeros Literature 转载了此文字
  6. 夏日Azeros Literature 转载了此文字
  7. ShifuAzeros Literature 转载了此文字

© Azeros Literature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