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我的感官一起做梦。

告白8-5

不灭


既然我已经开始作画,那我就不愿停止。

我的全身在饥饿,寒冷与疲惫的笼罩之下,抽蹙,挣扎。

画布仍是一望无际。

而我紧握的笔,依然不停。

我决意,要从第一抹色彩,画到最后一笔,期限可以是永远。

因为,我的灵感和那创作的欲望,始终不灭。

然而,我却始终没能忆起,那个梦的主题。

执着


那是完美主义者最擅长的表现方式。

实际上,那并不是完美主义者的特权,只不过在他们身上,会表现得特别醒目一些。

其中最直接的一个原因便是,他们对此并不避讳,通常还会带着几分自豪。

由于世界观的差异,完美主义者很容易陷入一种“自负”的境地。这其实是一片极度危险,却也极度隐蔽的沼泽,许多悲剧便诞生于此。

完美主义者还可能是“贪婪”的。

其中的一类“贪婪”,是因为他们的内心需要以现实为模型,进行复制和重建,然而,对于一个人来说,毫无止境地运作的后果是可怕的。

另一类,他们本身的内心是局限的,他们自以为已经创造完整,于是,便把统治欲扩张到了现实世界之中。

对于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完美主义来说,以上的这些“原罪”,都必须通过自我的感悟,觉醒和救治,以克服。

执着,应当是这世界上最为单纯的,最为勇敢的过程。否则,便是对它的亵渎。



我把她想象成天空,那就变成了我们之间的暗号。

我开始习惯把她填充于想象,把她想象成命运,想象成未来。想象成世界,想象成那完整的自我。还有,还有……

我还会把一切快乐都当作通往幸福的启示。把一切痛苦都当作被延缓的满足。

同时,我也听到一些关于爱的声音。

所有了解爱的人都说,那是生命赐于我们,最为弥足珍贵的礼物。也说,那便是我们生命中,梦想的终点。

而对于信仰却绝口不提。

于是,我也绝口不提。

我以为,爱是信仰之中最敏感,也是最脆弱的那一部分。

对于依然陷于不完美之中的我们,对于爱,“拥有”仿佛正是“失去”的起点。

所以,我们一边竭力地补完自我,一边迫不及待地将它表达。

那时候,我还做了一个梦。

神告诉我:这里有蛇,那是罪恶的根源。

我很害怕,我想我应该采取某些措施。

于是,我拿起武器,外出搜寻蛇的踪迹。

我把她独自留在家中,我对她说:亲爱的,为了捍卫我们的爱情,你必须承受暂时的孤独,你还必须牢记我们的爱。

某一天,当我再次无功而返的时候。

我却发现,她正在对我微笑,手中捧着一颗金色的果子。

她说,独自闲逛的她,突然很喜欢那个果子的颜色。

孤独使然。

我向神哭诉。

他决定给我一个更正的机会。

这次,我建造了一座高塔,终日与她厮守在其中。

终于有一天,她对我说:亲爱的,你不觉得乏味的日子正让我们迅速地衰老吗?

我劝说道:可是亲爱的,外面真的很危险啊!

一个夜晚,蛇爬上了高塔,并且变成了一根长绳。

她迫不及待地,顺着那根绳子逃离了高塔。

天亮的时候,她终于回归,口中却含着一颗金色的果子。

约束使然。

我再次向神哭诉。

他决定再给我一个更正的机会。

我决定,耐心地,将关于蛇的所有罪恶都告诉她。

之后,我们平静而幸福地生活了很久。

有一天,她突然兴奋地跑到我跟前,背后仿佛藏了什么宝贝。

她调皮地说:你猜我手上是什么?

我心头顿时一震,连声音都有些颤抖:是什么?!

她炫耀地将手伸到我的面前:是我的战利品!

手中,那是一条死去的蛇。

从此,金色的果子一直悬挂在枝头。

因为,我们已不再需要。

也许这正是一则幸运的神谕。

然而只有仁慈的神,命运却是那般地残酷。

当我醒来,竟把这个梦,错误地归类。


抉择


虽然,在世界面前,我们都是胆怯的孩子。虽然,完美主义者更是其中最腼腆,最脆弱的那一群。

然而,正是他们的勇气,往往会令人大吃一惊。

关于完美人生的定义有过许多,其中,爱情永远都是不可或缺的。

只有真正的完美主义者知道,爱情之于他们的生命,之于他们的内心世界是多么地重要。

缺乏了爱情的世界是畸形的,对于完美主义者的内心亦是如此。

而且,除此之外,外部世界的一切都是可以复制和重建的。

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说,爱也是连接内外两个世界的唯一通路。

想到这里,我便毫不迟疑地押上了有关自己命运的全部。

我知道,她有一颗善良的心。

当我力不从心的时候,至少她也会将我埋葬。


2013-06-28 热度(4)
评论
热度(4)
  1. Sometimes naiveAzeros Literature 转载了此文字

© Azeros Literature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