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我的感官一起做梦。

在荒原上流浪的那些伤痕

不可否认,林克是一个孤独的人。

林克的身边,没有人会给予他提示,鼓励,劝慰。甚至也没有人来阻止林克。哪怕是以武断,粗暴的方式来阻止。

然而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此刻,孤独与自由划上了等号。

那些人,自由的人因为孤独而自由,孤独的人因为自由而孤独。

偶然间,林克会瞥见这样或那样现实的片段,勾起他记忆中零星的线索。

这儿有一片荒野。光线昏暗,天空偶尔会施舍一片醒目的白光。荒野上长着绒毛似的矮草,烈风常常会从它们身上轧过,以这样一种恐吓的方式,进行着统治。这片荒野就像是一个垂死的病人,眼中充斥着迷留的灵魂,嘴角还有断断续续的呻吟。

荒野中,有几具死尸,林克无法知晓他们暴尸荒野的缘由,但林克却为他们胸腹俱破,肝肺无存的惨状,而感到由衷的恐惧。

事实上,这种恐惧感,是由惊骇,不安与哀伤,混合而成的。

尸体上的伤口很难看,也许只是鬣狗撕咬或秃鹫叼啄过的痕迹。

荒野上有一棵树,高大而挺拔,枝叶茂盛。

它具有与这片荒野截然相反的独特气质,在这片平坦的土地上,显得格外地突兀而醒目。

富有生命力的植株,总是令人倍感亲切。

如果有迷途的旅人,垂死的野兽,路过于此。他们一定都会把这植物当作顶礼膜拜的图腾,不舍离去。

树皮上,有数道整齐的疤痕,也许那是谁曾经刻下的回忆或梦想吧,然而在岁月的洗礼中,也会渐渐地,渐渐地被抹平。无法逃避,也无法抗拒,只留下整齐而暧昧的,寥寥的几道痕迹。

追忆并非此篇的主题,只有肤浅的人才会一味地追根溯源,而相对深刻的人,总会更为关心那忘却的理由。

但也许,林克会属于前者,正是好奇心将他粗鲁地,盲目地赶入其中。

每次想起这些,林克渐渐地感到一阵哀伤。

因为他身上的那些伤痕,与荒野和树,都找不到一丁点的关联。


2013-08-01 热度(31) 评论(3)
评论(3)
热度(31)
  1. 一叶扁州Azeros Literature 转载了此文字
  2. 果果Azeros Literature 转载了此文字
  3. Pelkovic•LoFoToAzeros Literature 转载了此文字
  4. 拾荒者Azeros Literature 转载了此文字
  5. 歲月╯如歌Azeros Literature 转载了此文字
  6. 春暖花开Azeros Literature 转载了此文字
  7. 无法言表的伤Azeros Literature 转载了此文字

© Azeros Literature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