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我的感官一起做梦。

遥远的树

总会这样认为,持续的忧伤,就像一棵昏暗天空下的遥远的树。

遥远的树,昏暗的光线,忧伤的情绪,成为一组并不贴切的排比。

那一棵孤独的树,矗立在视野的尽头,地平线上,便起了波澜。浪峰有着盛开的图案,那是树盛开的生命。如此唐突的印象并不是想象,那突兀的轮廓是思绪中,永远无法抹平的伤痕。

一个晦涩而霸道的孩子,在他自己的世界里载歌载舞,并不去理会旁人,或其他事物的介入,来时悲伤,别时快乐。

就像那一棵醒目却遥远的植物,人们自以为是地膜拜向往,却只能让他更加孤独地,朝着背离人间的方向,疯长。

那是一颗亲手埋下的种子,希望中永远是幸福的果实。可是忘却了,我的成长并不能代替他的生长。我流浪在世...

2014-01-12 热度(7)

告白4-1(完结)

勇气


世界总是那一副狰狞的样子。

在他坏笑时,我看到他露出了一颗肮脏的断牙。

那时候,我在想:

如果哪一天,他把我一口吞下,我也可以从那里逃跑。

我们被局限在自我的视野,在这个世界上,找不见自己。

所以,我们是怯懦的。

但一生之中,我们除了寻找自己以外,我们还需要找到很多重要的东西。

于是,我们便鼓起了勇气。

因为,只有找到了它们,才能证明自我的存在。

是她的善良和天真,让我看到了自己的样子。

透过她纯净的眼眸我看到了那个世界。这也是第一次,我在自身之外看到了它。

那时候,我差点幸福地失声痛哭。

那时候,我便决定成全她关于完美的梦想,即使只是盲目,只是自以为是,即使除了完美,其他的一切,都将由我一个人背负,我依然义无...

2013-06-28 热度(11)

告白8-5

不灭


既然我已经开始作画,那我就不愿停止。

我的全身在饥饿,寒冷与疲惫的笼罩之下,抽蹙,挣扎。

画布仍是一望无际。

而我紧握的笔,依然不停。

我决意,要从第一抹色彩,画到最后一笔,期限可以是永远。

因为,我的灵感和那创作的欲望,始终不灭。

然而,我却始终没能忆起,那个梦的主题。

执着


那是完美主义者最擅长的表现方式。

实际上,那并不是完美主义者的特权,只不过在他们身上,会表现得特别醒目一些。

其中最直接的一个原因便是,他们对此并不避讳,通常还会带着几分自豪。

由于世界观的差异,完美主义者很容易陷入一种“自负”的境地。这其实是一片极度危险,却也极度隐蔽的沼泽,许多悲剧便诞生于此。

完美主义者还可能是“贪婪”的。

其中的

2013-06-28 热度(4)

告白12-9

十二

背叛


人们总是要等到悲剧降临的时候,才躲在痛苦和恐惧之中,抽泣着追根溯源。

在那场漫长的等待中,我遗憾地胜出了。

当她的背叛降临之时,我才恍然觉悟它的必然。

此刻,我却再也找不到那哭诉的对象。

我觉得她正随风逝去。其实却是我所搭乘的小船,正渐渐地漂离她的倒影。

德古拉伯爵是最著名的背叛者之一。

为了捍卫教会,他与新婚的妻子绝别,走上战场。

当德古拉阵亡的谣言散布,他的妻子却信以为真,投河自尽,临死前她写下:我的王子死了,没有他生存毫无意义,但愿能在天上重逢。

不久,德古拉伯爵带着胜利和主的赞美回归故土,然而面对妻子尸体,那让他痛不欲生。

主教却告诉他,他的妻子是自尽而死的,所以她的灵魂不能升入天堂,而要受天谴...

2013-06-20 热度(16)

告白16-13

十六

诱惑


抉择是仓促的,那是为了迎接意料中的一幕。

她回到我的身边,像是忘却了曾经的一切,只是对我说,她爱我,只爱我,最爱我。

我点了点头,拥抱了她。

拥抱是诱惑的起点,然而这却不是一个新的起点,这我们都已心知肚明。但我们依然努力地想把它当作一个新的起点。

如果把我当作呓语的孩子,就可以不必追究我的谎言,权当作我的天真。

如果把她当作任性的孩子,我也不必选择谎言。

然而,我们不可能永远都称为孩子。

对比于伊甸,我们之后的故事里,找不到蛇,我们的诱惑全部来着于自我。

对于失落者,没有什么比失而复得更能令他振作。

但那对于一个已经做出选择的完美主义者来说,却可能是一处可怕的陷阱,那俨然深渊的雏形。

诱惑,正源于公平在命...

2013-06-15 热度(19) 评论(1)

告白20-17

二十

重温


重温总有他别样的韵味,叫人欲罢不能。

关于真爱和永远,在这个世界上有两个故事。

有时候,两个人因为爱情走在一起,开始既是永远。

有时候,两个人从开始走向永远。

重温便是前一种情形下,对于永远的一种祭奠。

还因为,离别让时间变成一页滤纸,滤去了烦躁,伤痛,无奈,只剩往昔美好的经典。

此刻,成全了一种叫做永恒的梦想。只剩下,淡淡的哀伤,淡淡的你与我,因为大量泪水的稀释而变得淡淡的。而对于未来,只有最无力的抱歉,和最严重的不公。

因为真爱那单向积累的特征,重温之中所得到的任何一点温存,都将是那之后,刺痛插入记忆的前兆。

重温的时候。

当她依偎在胸口,害怕她突然离开时,会袭来汹涌的寒冷。

当她的发丝流过我的指尖,...

2013-06-10 热度(14)

告白24-21

告白·间篇

那时候,我想起了亚当,想起了俄狄甫斯,想起了那些饱受命运折磨和摧残的人们。

于是我坚信,我的悲哀,根本是微不足道的。

爱,只有灵魂讲述的那个字是可靠的。

在这世界上,完美只眷恋于爱的肩膀,因为她是最大,最深切的包容。


二十四

挣扎(再)


舞台上,暗蓝的背景中有一个醒目的淡蓝色的月亮。

舞台上,还在反复上演着那样感人的一幕:男女主人公之中的一方,虽然犯过种种错误,遭受种种磨难,种种摧残,种种惩罚……

然而另一方,却竟然奇迹般地克服了万难,冲破了千重障碍,依然毅然地携子之手,并肩站在了真爱的那一边。

这,俨然完美的榜样,也让多少人,如此地信服。

但对我来说,却并不适用。

我依然会感受到那份悲哀。

我真切地感受到...

2013-06-06 热度(7) 评论(1)

告白26-25

二十六

剧痛,至绝望


往往有痛不欲生的感觉。

最甚的痛苦有两种,一种是莫名的,另一种是持续的。

前者找不到根治的病源,找不到面对或者逃避的方向。人们大多都有这样的经历,它会渐渐地成为心中恐惧和悲伤聚积的阴影,迅速而全面地感染生活的其他部分。

人们通常称之为忧郁。

后者,便是绝望。我们也可以把它叫做“死亡的起点”。

我总是对她这么说,我想我就要死去。

她却总是不以为然。

虽然不至于把我归为“无病呻吟”或“欲求不满”之类,但是她却只是自以为是地重复地告诉我,她已经开始感受到爱,也相信它会让我们的生命统一……

我宁愿,她依然站在我的世界之外,看不见那片正在蔓延的绝望。

然而事实是,她遁入我的世界,而我竭力欲将她揽在怀中,...

2013-06-04 热度(25) 评论(1)

告白28-27

二十八

定义


或许,她的完美,由我定义。

她的不完美,则是由命运来定义。

人生中,如果没有那么多“或许”,一切就会变得简单而轻松。

但事实上,我们的能力总局限在一个又一个的“假设”之中,那是我们追求的起点,也是烦恼和痛苦的起点。

我们可以左右“或许”的方向,却无法裁定那未知的结果。

我们大多数都依赖着那种未知而存活,并寄予一个天真而美丽的名字,叫做希望。

我对她的爱是武断的。

以至于,有时候,我甚至不敢承认,是她将那狰狞的“不完美”带入了我的世界。

这样的罪名,对于并非完美主义者的她来说,或许有一些茫然,或许有一些残忍,或许还有一些欠缺公平。

于是我努力地自责于,我的无力保护,和无法阻止。

但无论归咎于谁,无论如何定...

2013-06-02 热度(7)

告白32-29

三十二 分类


于是,很不幸地,我终还属于那选择了岔道的一群。

而她,正是我心中的“无底深渊”。


三十一 深渊


在这个世界中,所有被称为“完美”的,都只是“片段”,或者“碎片”。

那都是人们所渴望的可以想象或者回忆的过程。

然而,那也都是由人们自我定义或者幻想出来的。当然也包括,真正意义上的“完美”的定义,和那唯一的标准。

那也许正是精神世界的极点,很可惜,在那里,人类却无法生存。

所以那便是这个,至上而下的,畸形的深渊。

我们可以,可以持续地仰望,但却永远也望不到尽头,于是,同时持续地痛苦。

没有一个人,从生命初始就不曾拥有对美好事物的追求,所以这种由于现实与本能之间的落差所造成的痛苦,我们无...

2013-05-31 热度(9)
1/2

© Azeros Literature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