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我的感官一起做梦。

在荒原上流浪的那些伤痕

不可否认,林克是一个孤独的人。

林克的身边,没有人会给予他提示,鼓励,劝慰。甚至也没有人来阻止林克。哪怕是以武断,粗暴的方式来阻止。

然而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此刻,孤独与自由划上了等号。

那些人,自由的人因为孤独而自由,孤独的人因为自由而孤独。

偶然间,林克会瞥见这样或那样现实的片段,勾起他记忆中零星的线索。

这儿有一片荒野。光线昏暗,天空偶尔会施舍一片醒目的白光。荒野上长着绒毛似的矮草,烈风常常会从它们身上轧过,以这样一种恐吓的方式,进行着统治。这片荒野就像是一个垂死的病人,眼中充斥着迷留的灵魂,嘴角还有断断续续的呻吟。

荒野中,有几具死尸,林克无法知晓他们暴尸荒野的缘由,但林克却为他们胸腹俱破,肝肺无存

2013-08-01 热度(31) 评论(3)

Azeros Visual Arts™:

一只患有妄想症的猫
写给孤独

  最近的思绪很乱。
  
  我听见鸟儿在歌唱,我以为鸟儿在歌唱,但事实上,鸟儿并不是在歌唱,她们正在谈论,谈论昨天晚上彼此梦见的春天。
  
  我看见一棵静谧的植物,他与我们一样,拥有自己的生命。然而,他却没有传神的双眸,没有有力的四肢,没有高亢的歌喉……,于是,我们就渐渐地忽略了他的生命。
  
  
  我认识了一个女孩。
  她有着一头迷人的长发,她说是蓝色的,带着微微的卷曲,犹如“蓝色妖姬”的花瓣,绚丽地绽放。
  她的眼睛是浅绿色的,闪动的时候是妖艳的;凝望的时候是纯净的。
  她的声音有一点点沙哑,可能是烟酒作用的结果,但却掩不住...

2013-06-02 热度(1217) 评论(1)

沙盘-河流(连载2)

河流

记忆,就是这样一条大河,多年以后,当人们矗立岸边,仿佛依然能够发现当年那清新的流水,它们跳跃的样子,它们潺潺的歌声……因为自从与之相识的那一刻起,它们就已经成为了人们奔流不息的血液,他们的灵魂。

南方的麦子是白色的,带丁点的黄色,丰收的时候如同暖阳下厚厚的积雪,替代了这里从未出现的这般意境。

北方的乌鸦很嚣张,似君王,傲慢而贪婪地俯瞰身下的一切,仿佛在酝酿一场征服。如饥似渴的眼神之中,没有尽头。它们也时常盘旋在南北交界的那片天空。

这些,便是那时候林克幼小心灵之中关于南方与北方的所有。至于那场战争的来龙去脉,他或许也曾听闻过多遍,但却没有产生任何的理解与记忆。

一场骤然而至的厄运最擅于终结这般的无...

2013-03-27 热度(3) 评论(2)

沙盘·彼岸(连载1)

沙盘·彼岸

每每在垂死挣扎的时候,诗歌便会想起纪伯伦这个名字,想起那个屡次给它带来重生的男人。

在纪伯伦的诗篇中,那些关于伟大和渺小的象征,就像是海面上千姿百态的浪花,数不胜数,却共同拥有一个关于澎湃的主题。

渺小和伟大,记录它们,正是作家和诗人们的擅长,而且那些能够把握它们特征的人们,绝对都还配得上“作家”“诗人”这样的称谓,但往往还要在那些称谓之前贴上“杰出”“著名”这样的标签,才足以和某本名著中所提及的写作癖患者加以区别。

作家和诗人们所擅长的还有与之匹配的问号,感叹号,和省略号。不过,那仅仅是作为旁观者便可以完成的简单任务,而旁观者的名字,历史是记不住的,那份荣耀只属于预言者,判断者,引导者和...

2013-03-25 热度(3) 评论(1)

© Azeros Literature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