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我的感官一起做梦。

黑色


[请给我一点黑色,来点亮这个浮华炫目的世界]      

黑色

我喜欢穿着黑色,无论什么时候,都可以最大限度地汲取阳光,这让我感到莫大的幸福,常常陶醉于此,即使这样一来,自己也将被视觉忽略。因为,我的心是空荡荡的,太寒冷了,无时无刻,我都需要更多的阳光,永不满足。

黑色,是最为浓重的一抹艳色,几分唐突,几分凝重,冲刷视觉的无知,遮掩感官的脆弱。乌鸦从灌木丛中起飞了,并不是惊吓所致,却牵动了周围所有人的心弦,仿佛那是一盏起飞的灯塔。人们的思想往往比乌鸦飞得更快,他们的心已经笼罩在邪恶,诅咒,恐惧之中,他们甚至会因此反过来埋怨自己的眼睛,怎么那么轻易地就上了当,那么轻易地受到了它的魅惑,那么轻易地跟随它飞向天空。这一切,皆是因为那一瞥不知源于何时的成见。

黑色是最为伤感的一则幽默,几分无奈,几分惆怅,结束欢娱的沉溺,放纵肃穆的蔓延。当黑色开始修饰于幽默之前,幽默在思想的范畴之内才真正有了地位。告别肤浅的过去,步入深刻的殿堂,历史也开始将它铭记,抛开单调的主流概念,它也已经涵盖了人生的重点。让我们举杯庆贺吧,当一个巫师告诉你,当你什么时候看到一只牛站上屋顶唱歌,你便会在人间得到解脱,于是,到了洪水来临,漫过房屋,冲毁家园的时候,你也就能领悟其中的奥义,与其去痛心于失去的一切,还不如安静地去欣赏牛儿的歌唱。

黑色是最为隐匿的一丝希望,几分憧憬,几分失落,堆积信念的尸体,埋葬理想的魂灵。曾几何时,黑色成为了越来越多的人,假以逃避的工具。他们把自己干瘪的躯体,糜烂的灵魂,甚至还有仅剩的希望都掩埋于黑暗之中,逃避责任与义务,逃避审判与追究。然而他们却没有意识到自己做了一件,几乎可称为世界上最为荒唐可笑的事情,黑暗虽可以遮掩一切,但却是那么地无力,当一缕光线射入黑暗,它总能从中揪出些什么,而有限的黑暗在耀眼的光明之中,却总是无所作为。但是,我还是喜欢黑暗,喜欢隐于其中,因为我希望当给我光线的时候,我能带给世界更多的惊喜。

黑色也许是忧郁蒸发后的残渣,沉积的痛苦之中,是一种突兀的个性,此时我们更需要勇敢,跨越之后,便是历史沉于生命的精髓。

黑色也许是梦想在现实的印象,每每看到影子蜷于自己的身后,多少都有一些感伤。但事实上,我们不用感伤,我们不是还无畏地站在影子的面前,为梦想抵挡现实的摧残,保护着他不受渲染,不被含混。

黑色也许还是神灵们,对脆弱和疲惫的人们最为慷慨的一份馈赠。这时候,我们也该挺身而出,坚守最后的尊严,对于这份施舍,我们要用一种威严的姿态来回复我们的感谢。每当黑夜来临,我们绝不可以一边将白天的种种遗憾与惭愧抛于脑后,一边已经迫不及待地躲入其中,而应该是挟着白天的所收获的种种成就与辉煌,昂首阔步地将其跨越。

世界绝不仅仅只有一种色调,然而人生却当有一种专一的色调。当最后一抹白色,在这里被扼杀之后,我宁愿,黑色就成为那仅剩的纯洁。


2013-03-14 热度(7) 评论(3)
评论(3)
热度(7)

© Azeros Literature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