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我的感官一起做梦。

枯木


人行道上的那些行道树,很早之前就只剩下了它们那光秃秃的骨架。可是到了最近,我才开始注意他们。

那些骨架是很坚硬的,在一个冬天的凛冽寒风中,他们都没有怎么动摇过,记得在夏天和秋天的时候,他们倒是经常动摇的,那是他们枝叶茂盛,最青春的时候。

他们的动摇,也许正是那些可以炫耀的资本,因为那时候,他们太年轻,也拥有太多的牵挂和难以割舍的东西,所以患得患失,踌躇不定也是必然。

想起来,人们也是那样的吧。

那些骨架都向上竖立着,无论是主杆还是侧枝,一副争先恐后的样子,记得秋夏的时候也不曾看到,因为浮华的外表,掩盖了内在,如今它们却无处可躲,但在人们的眼中,那就有些狰狞了。

我想,那是歌特式的。所有冷暗色系的,突兀的,尖锐的,都有可能被我列入那个范畴之内,那也许是我的偏执,但在划分世界的时候,却依然有效。

最近,我还看到有人在修剪着它们。那是一些穿着蓝色帆布衣的工人,很利索地上树,很武断地将一些不顺眼的侧枝剪下。

是的,它们散落一地。那些可以代表欲望吗?在选择之中,已所剩无几。但是那些树木的确需要那样,来迎接春天,来迎接又一轮的青春和繁盛,然而在华丽背后,又滋长出了那狰狞的骨架……

成就和衰败的轮回,与安逸和痛苦的轮回一样,当欲望散落一地的时候,那仅仅是,又一个开端。每一棵树木,都是一则寓言。

等到夏秋的时候,我大概又会忽视他们的存在,因为我更愿意了解的是,它们真实的内在。


2013-03-20 热度(5)
评论
热度(5)
  1. 风影Azeros Literature 转载了此文字

© Azeros Literature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