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我的感官一起做梦。

告白24-21

告白·间篇

那时候,我想起了亚当,想起了俄狄甫斯,想起了那些饱受命运折磨和摧残的人们。

于是我坚信,我的悲哀,根本是微不足道的。

爱,只有灵魂讲述的那个字是可靠的。

在这世界上,完美只眷恋于爱的肩膀,因为她是最大,最深切的包容。


二十四

挣扎(再)


舞台上,暗蓝的背景中有一个醒目的淡蓝色的月亮。

舞台上,还在反复上演着那样感人的一幕:男女主人公之中的一方,虽然犯过种种错误,遭受种种磨难,种种摧残,种种惩罚……

然而另一方,却竟然奇迹般地克服了万难,冲破了千重障碍,依然毅然地携子之手,并肩站在了真爱的那一边。

这,俨然完美的榜样,也让多少人,如此地信服。

但对我来说,却并不适用。

我依然会感受到那份悲哀。

我真切地感受到,那看似完美的结局却无法掩饰那过程之中所残存的那些与“完美”极不协调的因素,其中包括之于当事双方的悔恨,逃避,伤害,也有之于命运的刻意和勉强。

也许是我过于挑剔,但我确信,这的确不是我所信仰的完美。

但是,身旁的她挽着我的臂膀,依偎在我的胸口,甜美地微笑,眼中闪着满溢憧憬的泪,温馨的眼神,穿过……我那颗冷冻而麻木的心,也可感知。

原本,我可以一个人独自面对那一片灰色的天空。

可是现在的我们,却要眼睁睁地一起注视着绝望一点,一点地吞噬掉天空的蔚蓝。

这是报复吗?这也过于残忍。

还有,对于我,一切已晚。


二十三

恶果


也许到了反省总结的时候。

盲目,自负,贪婪,成就了这样的结局。

为它写一段引言吧,然后开始持续地忏悔与救赎。

即使一切都会是徒劳无益。

也许,我还会寄希望于断点,与调和。

从容地,走向那幅画中所营造的深远意境。


二十二

隐痛


也许从一开始我就是无力的。

而这一次的自以为是也是如此,亦如最初时,那般地冲动盲目。

当我不再被爱情所困的时候,我却陷入了信仰的困惑之中。

伤口在隐隐作痛。

在激情被蒸发完之前,我期待再一次的梦想的洗礼,点燃一些,掩盖一些。

我想我是残忍的,藏着我的痛,对她微笑,然而痛苦却在这种欺骗之下,迅速地积累。

我不知道,到那崩溃的时分,她能不能还像上次那样,熟视无睹。

疼痛始终是病患与危险最直接的征兆。

那是人类保护自身的最原始也是最实用的本能,然而大多数却那般地畏惧于它。

它也是完美主义者了解世界的最敏感的利器。

在疼痛发作的时候,已不再有必要去过多地追究起因,归咎是愚蠢而徒劳的。

重要的也是唯一可行的,则是去面对那样真切的痛苦,即便不能消去,缓解,也要渐渐地熟悉,渐渐地制造惯性。

这也是最为艰巨的。

然而即使胆怯,即使挣扎,即使逃避,也无济于事。

因为对于那些世界,那些信仰,既是自我的选择,也是自我的被选择。


二十一

自以为是


不知道亚当为了重归伊甸又做了怎样的努力。

是否插上翅膀,奋力地飞翔?

也许在众目睽睽之下我做不到,但我也会愿意,选择某一个夜晚,偷偷地尝试。

不知道俄狄甫斯为何能那般地勇敢。

对于用胸针刺瞎了双眼的剧痛,我们绝大多数的理解,只停留在想象的层面而已。

而他只为了回避世间纷乱的干扰,注目于自己内心圣洁的灵魂,拄着一根拐杖,寻找通往信仰的捷径,但愿能够通过救赎,来改变自己那“罪恶”的宿命。

而我,也始终期盼着那奇迹般的回归。

我也自以为是地认为,我还能够扭转那渐暗的天色。

可是我却忘了,亚当的后人,依然还在人间饱受煎熬。

而俄狄甫斯,依然是那个经典的悲剧英雄。


2013-06-06 热度(7) 评论(1)
评论(1)
热度(7)

© Azeros Literature
Powered by LOFTER